最新代理
专业知识
实务研究

专业知识

浙江法院服务保障疫情防控十大典型案例

发布时间:2020-02-25


新冠肺炎疫情突发以来,医用口罩、防护服等医用器材无法满足大众的需求。在此防控时期,相关医用器材的生产已由政府接管,先行配送到疫区和医疗机构,再定量向市民投放。然而有不少犯罪分子却利用民众对口罩的需求进行诈骗牟取非法利益等。经浙江高院认真组织,梳理出“周某、卢某、余某、王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案”等10个典型案件,主要涵盖疫情背景下扰乱社会秩序的刑事打击、依法服务保障疫情防控、创新审判方式有效解决纠纷等方面的内容,

1、周某、卢某、余某、王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案——销售名为医用口罩实为“三无产品”的定罪处罚

2020年1月底,被告人周某、卢某在明知销售口罩的微信上家并非医疗器械经销商,无法确定口罩来源的情况下,进购了5万6千只口罩。被告人周某、王某(卢某妻子)分别通过微信向外发布销售医用口罩信息,周某还招徕被告人余某等下线。在对购得的口罩进行分装、打包时,周某、卢某、余某、王某明明发现该批口罩是无生产日期、合格证、生产厂家的“三无产品”,且口罩本身存在明显质量问题,仍以医用口罩名义对外进行销售。被告人周某涉案销售金额79300余元;被告人卢某涉案销售金额45300余元;被告人余某涉案销售金额47200元;被告人王某涉案销售金额5500余元。经检验,涉案口罩的过滤效率均不符合标准要求。

长兴县法院认为,被告人周某、卢某、余某、王某在预防、控制突发传染病疫情灾害期间,明知是不符合保障人体健康的国家、行业标准的口罩,仍单独或结伙以医用口罩的名义对外销售,足以严重危害人体健康,妨害对疫情的控制,其行为已触犯刑律,构成销售不符合标准的医用器材罪。

2、裘某诈骗案——疫情期间通过微信朋友圈等发布“销售”口罩虚假信息应从严从重处罚

2020年2月6日至8日,被告人裘某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利用群众对紧缺防护物品的需求,虚构有医用口罩货源等事实,通过微信朋友圈及微信群对外发布虚假信息“销售”口罩,先后从被害人邢某、张某某等7人处共计骗得人民币126225元,后用于个人赌博和消费。嵊州市人民法院于2020年2月20日以诈骗罪判处被告人裘某有期徒刑四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万元,并责令其退赔其余赃款。

3、叶某某赌博案——疫情防控期间聚众赌博的应从严处罚

疫情防控期间,被告人叶某某在自己家中,摆放2张自动麻将桌,供段某某、吴某某、叶某某、黄某某(均另案处理)等人多次以“冲击麻将”形式聚众赌博,并从中抽头获利人民币9000余元。

余姚法院认为,被告叶某某以营利为目的,聚众赌博,抽头获利,其行为已构成赌博罪。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期间,被告人聚众赌博,妨害疫情防控工作,应从严惩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零三条第一款之规定,依法判处被告人叶某某拘役五个月,并处罚金五千元。

4、王某某寻衅滋事案——疫情防控期间拒不配合疫情防控工作,随意辱骂、殴打工作人员的处罚定性

2月11日中午,龙游县小南海镇村民王某某明知疫情期间不宜聚餐,仍执意宴请外村朋友。当日15时许,其将朋友送出防疫卡点时,对疫情防控工作人员劝导其戴口罩、疫情期间尽量不要宴请朋友聚集而心生不满。王某某将朋友送出卡点返回后,趁醉酒辱骂、殴打工作人员,导致二人受轻微伤。

龙游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王某某在疫情防控期间,拒不配合疫情防控工作,随意殴打工作人员,致二人轻微伤,扰乱疫情防控秩序,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鉴于被告人王某某具有坦白情节,认罪悔罪,赔偿了被害人经济损失并取得谅解,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5、浙江长生鸟药业有限公司执行案——及时为抗疫药企修复信用,保障疫情抗击物资生产

浙江长生鸟药业有限公司为(2016)浙0602执3790号案件的被执行人之一(担保人),并因本案被限制高消费,列为失信企业。

2020年2月9日取得84消毒液生产许可证,为诸暨市首家拿到84消毒液生产许可证的企业。2月11日,该企业通过当地政府批准复工,目前可日产50吨,由于大量企业复工,目前消毒液供不应求。2月19日,长生鸟药业为扩大生产,以84消毒液生产原料购买需向银行贷款为由,向越城法院申请修复信用。在线收到各方承诺书后,当天下午,绍兴市越城区法院即为浙江长生鸟药业有限公司屏蔽相关信息,修复信用,同时对其银行账户解除冻扣。

6、骆某等申请执行安吉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等民间借贷纠纷系列案件——为当地医疗企业解除强制措施助力抗击肺炎疫情

。安吉某医疗器械有限公司系当地生产防护服等医疗防护产品的企业。该医疗器械公司及其法定代表人郭某因牵涉数起民间借贷纠纷,被骆某等申请执行人提起强制执行申请,安吉法院对被执行人名下银行账号、财产进行了冻结、扣押,企业生产暂时停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后,安吉法院与郭某取得联系,了解到其具有复工复产意向,同时具备迅速恢复生产条件。安吉法院暂缓对被执行人采取的强制执行措施,以确保日常经营活动正常开展,同时,通过线上方式促使其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分期履行和解协议。截至目前,该医疗器械公司日产防护服和防护面罩800套,复工以来累计生产防疫物资约12000件,均由政府部门统一负责及时送达一线。

7、陈大洋诉杭州尚境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网络购物合同纠纷案——居家隔离法官在全国率先在家在线开庭

原告陈大洋诉称,其于2019年11月11日在被告杭州尚境电子科技有限公司经营的网络店铺购买一张厚度为22cm的床垫,收到货后经测量仅为16cm,被告行为构成欺诈,遂要求被告退一赔三,共计8596元。被告辩称,该款床垫已通过质检,符合国家标准,其行为不构成欺诈。

经询问,双方当事人均提出希望如期开庭。承办法官因过年前去过湖北地区尚在居家隔离观察期,无法回单位开庭。2月4日下午,在双方当事人同意且经批准后,承办法官通过“无接触传递”方式收到了同事送来的法袍,运用杭州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进行了一场法官、当事人都在家中完成,杭州、西安、温州三地连线的“隔空庭审”。

8、布法罗食品公司诉浙江瑞辉工贸有限公司国际货物买卖合同纠纷案──疫情期间“云开庭”2小时解决国际贸易纠纷

2017年4月21日,原告布法罗食品公司(公司住所地:丹麦)与被告浙江瑞辉工贸有限公司以形式发票和往来邮件的方式签订了一份国际货物买卖合同,但后续因合同履行问题发生争议,经过两年多的交涉无果后,原告于2019年11月20日向衢州中院提起诉讼。2020年2月18日,衢州中院通过移动微法院进行开庭审理,庭后组织双方当事人通过移动微法院进行在线调解,最终当事人自愿达成协议。

9、77名企业职工劳动工资司法确认案——临安法院疫情期间为77名欠薪纠纷职工完成线上司法确认

杭州坤达鞋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坤达鞋业)是临安区板桥镇的一家较大规模的胶鞋生产企业。在因经营不善,2019年2月停产停业,拖欠77名企业职工工资,金额近40万元。该批职工大多当地村民,因讨要工资多次到镇政府和信访部门信访。2020年1月,当地政府通过板桥“微法庭”向临安法院提出请求,希望法院能够指导调解。1月12日,在法官指导下,坤达鞋业与77名企业职工成功达成分期付款协议并支付首笔欠薪。2月4日,77名职工均完成线上司法确认申请,承办人予以立案并在线完成审查确认,并通过智能平台完成了文书送达。

10、徐某诉松阳县某公司买卖合同纠纷案——涉疫情防控期间运用ODR在线解纷,实现“一次都不用跑”

2018年,松阳县某公司到徐某经营的润滑油公司购买润滑油,共计拖欠货款人民币25000元,并于2018年12月21日经核对后在松阳县某公司账函上盖章为证。之后徐某多次催要所欠货款,然对方公司负责人包某称财务未征求自己的意见,私自在对账函上盖了公章,因此双方产生了争议。徐某无奈之下只能起诉至松阳法院。考虑到疫情防控的实际情况,2020年2月11日,松阳法院诉讼服务中心组织双方通过“ODR在线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平台”进行视频连线调解。

                           上述案例由浙江高院研究室编辑汇总   转自浙江天平


扫一扫
vt28xP4vM2k//euSwXP0LFYa/1mzBBJn+HFALgaNOZqxay3gyz7bNuuiJF3YREARDrkcvYSGkDUhEst5qpmoNCEfY3rC5w6ZTXDreTu/j4TzYLmu8nfh8FfNA5Y/ft1p